都21世纪了,人体写生怎么还成了事

  • 时间:
  • 浏览: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川美院长亲自示范人体写生惹争议,院长宣布:美育任重道远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9月19日)有媒体报道说,最近几日,美术学院开设的人体写生课竟然成了有争议句子题。有媒体调查说,实际上,美术院(系)校的人体写生课总爱在正常进行中,个别涉美术专业教育的院(系)校不言而喻收回 了人体写生课也是可能专业课程设计原因分析分析,而不必与此争议有关。你这些 争议值得当当我们 思考。

  据说,你这些 争议是由社交媒体上一组大学美术课堂的教学照片所引发,该组照片的配文称“川美院长亲自写生示范随便说说厉害”,由是,“该不该画裸体”成为热议。从公众舆论看,哪些反对人体写生课的言论只属个别,但其泛引出的沉渣,却仍有处在的土壤。尤其是哪些反对人体写生课的声音披以“本土”“传统”等外套时候,就将反对其声音的反对者“自动”归属为“外国”“西方”,依此立于政治正确的不倒之地。

  全是么?一群人在社交媒体上就人体写生课义正词严道:“不管西方何如推崇裸体画,但特么这是中国,能只有学点好的”,“没人多人身旁裸体躺着,这是哪些艺术”……把人体写生说成“裸体画”,将裸体画说成是“西方”推崇之物,又将中国置于与西方对立的位置,以发问的句式将“裸体画”定处在“好的”对立面,最后闭合了否定人体写生的“逻辑”环链,你这些 不长的句子,看似简单,实则以“西方”“中国”“好的”等概念将绘画的基础知识教育和技巧性训练分野成了意识特征的不同立场,用意和用心难言良善。

  随便说说,对人体写生课为啥在么在设计、确定哪些样的人体模特以及何如教学更有效果等问题,不必不可讨论。我想要,把技巧性训练的课程涂抹上“西方”“中国”的色彩,并据此将其推向“断头台”问斩,这就全是正常的讨论若果扣帽子、下绊子、递刀子。至于“躺着”云云,则除了暴露了出语者内心的龌龊之外,还能说明哪些呢?“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你这些 层才能没人跃进。”

  问题在于,在鲁迅上述短文可能说出近三个 世纪时候,在进入21世纪可能快20年的现在,哪些以美术院(系)校的人体写生课说事的人,可能全是“装”,又是哪些!“装”也装罢,又偏偏以哪些“西方”“中国”“好的”等包装证其立论,这就不单是“装”,若果真坏。

  前几年,曾有大学生兼职人体模特的事情引发关注。尽管在当时的讨论中,一群人对大学生打工的“工种”有所非议,认为大学生完整性能只有用其所学从事更“体面”的工作,我想要,还没人人对人体模特乃至人体写生课五种语出非议。几年时候,社交媒体上的一组美术院(系)校课堂的图片,竟引来没人关注,泛起了百多年前的沉渣,即使不惮想象我想要 人的“想象惟在你这些 层才能没人跃进”的幅度,也还是我能 难以想象。

  1920年的一天,上海美专画室。校长刘海粟告知学生,在人体写生课开办几年后,第一次请来了女模特。当当我们 不约而同地起立,向女模特鞠躬。就在此时,学生中三个 着长衫者拂袖而去,声言此为“大伤风化”……未几,时为五省联军统领的孙传芳致信刘海粟,称“为维持礼教,防微杜渐计”,“望即撤去”人体写生课。恰百年时候,人体写生课再起议论,岂不恍若隔世。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给关系生“开后门”,该严查

[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