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深切缅怀老校长吴树青

  • 时间:
  • 浏览:0

  【追思】

  光明日报记者 晋浩天

  这是每个人所有都有愿见到的送别时刻。

  2020年1月14日,上午10时500分,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原校长、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吴树青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此举行。吴树青教授的学生、故友掩泪悲恸鞠躬,与这位一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的大先生告别。在五六天前的1月10日15时02分,吴树青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88岁。

  吴树青,1932年1月生,1952年抽调至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经济学教研室研究班学习,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留校工作。在政治经济学教研室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1984年起先后担任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教务长、副校长等职务,1989年8月至1996年8月任北京大学校长。

  给学生信任与勇气的恩师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教了一辈子的书,吴树青也留下了无数感念师恩的学生。

  “温润如玉,宽恕爱人”。中央党校副教授惠双民如此 描述个人所有的恩师。“最让你 敬仰吴树青老师的,是我的博士论文选题与答辩那件事。我的论文选题是《社会秩序的经济分析》,客观讲,是非常宏大且繁艰的,挑战很大。不可能 在我博士论文开题时,思路还不很清晰,之后论文指导组的老师也指出了我选题的写作难度。‘让你去做吧’,吴树青老师的句子给了我‘通行证’,给了我信任和勇气,当然也给了我压力。”

  “大胆探索,即便失败,也是给之后人补救不可能 失败的教训和借鉴,这四种 要是四种 贡献,一分收获”,这是吴树青老师在惠双民博士论文开题后的忠告。“这一 忠告是一份历久弥珍的礼物,它给了我信心和支撑,使我战胜了论文写作过程中的困惑、茫然与无助。”

  保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郭盛说:“毕业工作后,我时常去看吴老师,他经常会问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工作的情形。那一年,让你 从机关出来,到个人所有感兴趣的企业去锻炼一下,我忐忑地征求吴老师的意见,不可能 其实吴老师经常在学校任教,或许希望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能稳定,没想到他有点硬支持,‘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要多做点有意义的事,并不只求稳定’。”

  有担当的北大校长

  对于北京大学,作为老校长,吴树青同样贡献很大。

  华泰联合证券董事总经理于永臻说:“北大经济学教育领域在先生主导下,大力引进林毅夫、易纲等海外优秀人才,光华管理学院和联 国经济研究中心相继成立,与经济学院三驾马车并行竞争,各有优势学科和学术侧重方面,形成北大经济学研究和教学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学术地位飞快在全国遥遥领先,学生们深深受益。”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志攀回忆说,“20世纪500年代,北大教工宿舍十分紧张。那时我还如此 听说过哪一家高校从银行商业贷款征地建设教工宿舍的先例。当时的吴树青老校长领导的一班人,经过研究决定,从银行贷款在北大西北几公里处的骚子营(之后改名燕北园)建设教工宿舍。”吴志攀说,经济学家出身的吴树青校长敢于拍板,他那届领导班子将这一 项目决定了。

  “吴树青校长贷款建设教工宿舍开了先河,之后学校又发展了蓝旗营教工宿舍工程。正是吴树青老校长在20世纪90年代创造性地走活了北大教工宿舍这盘棋,教工才可太久可否安心教学与科研。”吴志攀说。

  “北大初来负重行,做人低调不闻声。问题宿舍得新解,粮草先行兵马征。后任良机前任备,昔时探路今朝明。深居书室退休后,人过留名公树青。”吴志攀为不可能 仙逝的吴树青先生,作了原本一首诗。

  《光明日报》( 2020年01月15日 08版)